首页 - 天富财经 - 贾跃亭拟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将全部资产以信托方式转给债权人-天富娱乐

贾跃亭拟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将全部资产以信托方式转给债权人-天富娱乐

发布时间:2019-10-15  分类:天富财经  作者:dadiao  浏览:1

在一些中国城市推广试点个人破产制度时,美国LeTV部门的创始人贾跃亭报告了打算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意图。

10月11日,一位接近贾跃亭债权人的内部人士向天富透露,他刚刚在美国法院收到了贾跃亭提出的个人破产重组申请(第11章破产重组)的副本。

该文件的内容表明,贾跃亭将通过债权人信托将所有资产转移给债权人,该债权人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这也意味着债权人将提前获得贾跃亭的全部资产及其收入权,贾跃亭将不再持有电动汽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FF)的任何股权。

对于上述声明,FF方面尚未正式披露,并且天富 Entertainment News 天富代理商无法联系更多贾跃亭债权人以发表评论。目前,尚无关于成立贾跃亭债权人委员会的消息。

但是,据乐视控股债务集团的相关消息来源,据他所知,贾跃亭一直在计划一项相关的债务偿还计划,目的是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并使FF。

贾跃亭Vision中国数据图

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乐视控股是贾跃亭的一部分。目前,贾跃亭的内债问题主要由LeEco Holding Debt Group处理。

关于贾跃亭在美国的个人破产和重组申请,LeEco Holding Debt Group的一位人士说:“据我所知,尽管尚不清楚具体进展,贾跃亭一直在计划相关的债务偿还计划。他之所以愿意做出如此巨大的个人牺牲,放弃将所有个人资产转移给债权人,是为了履行最终责任,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并做出FF。”这位人士说,它真正属于贾跃亭的个人债务非常小,其中很大一部分债务是个人为公司担保的债务,已经偿还了超过200亿元。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还计划将个人债务还款信托基金中部分FF作为国内债务还款基金。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申请破产上文所述,贾跃亭将在FF中有更多发言权。

根据介绍,在美国法律框架下,有两种方法:破产清算(第7章)和破产重组(第11章)。贾跃亭申请破产重整(查第11页)。

第11章涉及以下事实:当公司或个人破产时,法律允许债务人向债权人提出重组计划并以某种资产担保的方式推迟还款。

破产和清算(第7章)是指公司或个人宣布破产,并由清算组接管,以通过清算,评估,处理和分配清算公司或个人资产。

有媒体天富娱乐报道,一些债权人试图通过冻结和拍卖贾跃亭持有的FF个人股份来获取其所持权益。

代理人向此事询问了与贾跃亭债权人关系密切的内幕人士。他说:“这种方式对大多数债权人来说是极为不公平的,其他债权人甚至还没有得到全部还清。所有债权人都希望,FF成功之后的资产价值将最大化并得到全额偿还。”他说,这应该是贾跃亭申请破产和重组的内在隐患,其他债权人也应该这样做。

债权人将提前获得贾跃亭全部个人资产及收益权

此外,据一位知情人士称,贾跃亭在个人破产后将主动为债权人提供额外的特别保护。其中,所有国内债权人仍保留处置贾跃亭和其他债务人冻结资产的权利;原来的债权人,例如原乐视相关企业将继续履行其债务偿还义务;与原先的要求相比通过担保程序偿还贾跃亭的债务,现在债权人通过等值的债权人信托提前获得贾跃亭的所有资产和收入权,并且将来,所有债权人也将享有平等和全额偿还债务的权利。

“与需要通过担保权偿还贾跃亭的债务相比,债权人信托使我们能够通过提前获得贾跃亭的所有个人资产和收入权来获得全额偿还债务的信心。”贾跃亭债权人说:“贾跃亭危机后,我没有追求艰辛。一方面,我一直认可并支持他的梦想。另一方面,我经历了创业的辛苦,知道创业并不容易。”

自2017年7月来到美国以来,贾跃亭的个人重点一直集中在法拉第未来(FF)的发展上,而FF已成为贾跃亭“转变”的支持。过度”。贾跃亭个人债务债权人控制的债权人信托与FF的资产价值密切相关。今年9月,FF宣布任命公司创始人毕康为全球首席执行官,以取代辞职的FF创始人贾跃亭。贾跃亭将被调任至FF的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上述债权人认为,贾跃亭在完成个人破产重组和债权人信托计划后,解决了其个人债务问题,并将继续促进和实现FF创始人和CPUO的FF股权资产。债权人的信托资产的价值和价值得以最大化,从而使债权人能够通过增值信托资产来实现偿还债务的目标。

中国部分城市试水个人破产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当前的中国法律要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仅适用于公司实体,个人破产清算和个人破产重组法律仍在进步中。 2019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并提出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10月9日上午,浙江省温州市报告了全国首起具有个人破产功能和等效程序的个人债务清算案件。在这种情况下,债务人蔡某是温州一家破产企业的股东,根据有效的判决书确定,对该破产企业的214万元债务应负连带责任。因为蔡的确无法偿还巨额债务。最终,蔡某提出了以1.5%的和解方案一次性支付18%的和解方案,并在18个月内一次性通过了法院的和解。

与贾跃亭(第11章)进行的个人破产重组相比,蔡以类似于个人破产清算(第7章)的方式获得了较低的债务偿还机会。此案也意味着该国正在探索相关法律制度。